金刚玛丽苏

欢脱无虐,专注傻白甜๑乛◡乛๑

花心大萝卜,见一对爱一对

产出cp不定,取决于我最近在看什么作品,但是基本不拆不逆,不写副cp

【贱虫】假孕·番外(上,生子)

正篇→假孕,番外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了,干脆不写了。再次爆字数,分成了上下。

有生子,慎入

————————————————————

番外上

————————————————————

下回预告:

纽约市少年组滑板大赛。

赞助:Osborn集团

参赛者·明明是儿童却非要报名的:Thomas Wilson

参赛者·Thomas赛上最大的对手:Joey Thompson

预警: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其他提示:白兰地

【贱虫】假孕 (7,完结)(pwp nc-17)

完结撒花!

梗源+预警

为了避免大家不看预警,在这里说一下,本章有肉,非常非常黄-暴!我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写出这种东西,检查错字时都要羞死了,不要嫌我我……

——————————————————————

第七章

——————————————————————

终于完结了,一开始只是一个开车脑洞,后来硬是写成言情,圆起来好费劲。

Wade是不是三观不正,Peter是不是圣母白莲,好难把握。

后来干脆不为难自己了,我喜欢的cp,我就是要他们he,就是要他们没羞没臊的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PS,这篇文到最后已经和标题没半毛钱关系了,很心虚,所以番外会再次扣题,应一些小可爱的要求,番外会有小宝宝,这样喜欢生子的可以看番外,不喜欢生子的就当没有番外,完美,但是什么时候写就不一定了。

【贱虫】假孕 (6)(nc-17)

这章没有预警呦!

本来想一章完结,但是字数又爆了,太晚了就不写了,完结章肯定在今天发上来,大家中秋快乐!

——————————————————

第六章

girl!Wardo!离婚案后小公主Wardo重新穿上了高跟鞋。

给自己“穿Prada的公主”画的图图。

然而根本没有Prada,百度来的Prada衣服都太难看了😓衣服和铂金包都是微博搜来的。

草稿,线条粗糙不要在意,我按照记忆中加菲的眼睛画的,然而好像画偏了。

【贱虫】假孕 (5)(nc-17)

梗源+预警

预警每章不同,别忘了看

————————————————

第五章

————————————————

这个反派是我自己编的,漫画人物我不了解,不好随意安排。不出意外的话下章完结。

【TSN/ME】穿Prada的公主 (8)

进入电影剧情,全篇流水账,电影两小时,我这一章就写了53分钟的内容,是不是太快了……

注:花朵性转

——————————————

被屏蔽了,可能是因为厕所的假车

——————————————

下一章肖老版就出来了,我把他也设定成女性,不要介意。我太喜欢修罗场了,肖老板是男的根本不会跟女性花朵过不去。

另外,感谢一个小可爱跟我普及的女性终极俱乐部的事,我上百度没有查到(可恶),不敢乱写,就只是用女性终极俱乐部代替了凤凰社。

但是也是强行代替,电影中凤凰社还是有特殊的作用,比如Mark一开始想要加入的就是凤凰社,好朋友Eduardo被邀请让他嫉妒,然后他觉得Eduardo加入凤凰社是抛弃了他,而且Eduardo对凤凰社的关注比theFacebook多等等等。算是微妙的心里变化吧……

【TSN/ME】穿Prada的公主 (7)

注:花朵性转,注意避雷

————————————————————

7.

“她很漂亮,而且很好,我喜欢她。”

这是Mark博客上的一句话,Eduardo静静地盯着电脑屏幕上这一行字,心中酸涩。

“简直是自虐。”她嘟囔着,合上笔记本电脑。

Eduardo打开房间里的一扇门,走进与房间相连的衣帽间。她在一整面墙的各色夏季帽子中随意拿了一个沙滩帽,出去之前又从厨房的冰柜里拿一罐果汁,然后跑到家里的后院晒太阳。

她只是穿着常服就躺在泳池边的躺椅上,把沙滩帽盖在脸上,希望阳光能让自己好受一些。

宽阔的泳池,在对面有一排可调直流和摇摆喷头组成的单线喷泉对着她的方向洒水,水滴落在水池的声音很动听,Eduardo深吸口气,让自己不要想那些糟心事。

Eduardo本就在走神,加上喷泉的声音,让她没有注意到有人靠近,直到Saverin夫人拿开她的帽子,Eduardo才被突然照到脸上的阳光吓了一跳。

“怎么了,妈妈?”

“一个母亲可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整天闷闷不乐。”Saverin夫人笑着说。

“我没有整天……过段时间就好了,得让我适应一下嘛……”她对着母亲撒娇。

“Donaldson先生的生日宴会,你是要参加社交活动散散心,还是继续在家里静一静?”Saverin夫人怕阳光伤到女儿的眼睛,重新把帽子盖到她脸上。

Eduardo躺了一会,坐起来,把帽子正常戴到头上,叹了口气,“还是去吧,我需要做点事情分散注意力了。”

她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她平日里喜欢的极限运动,容易分神。

“来吧,好姑娘,妈妈给你打扮。”Eduardo长得漂亮身材又好,Saverin夫人最喜欢看女儿漂漂亮亮的,这让她无比自豪。小时候还是被妈妈精心打扮的洋娃娃,长大后为女儿挑选衣物的机会可不多,现在Eduardo没什么兴致,Saverin夫人很乐意代劳。

Eduardo每个季度会订制十到十五套礼服,这不包括奢饰品牌最新款的订购以及日常购物。礼服一般都要订做流行款式和颜色,而且只穿一次,因此在衣帽间的礼服这一区域是Eduardo更换最频繁的。

Eduardo穿着母亲挑选的蓝色礼服,站在穿衣镜前等待母亲挑来合适的鞋子。

“Dudu,这个系着粉色蝴蝶结的新盒子我可以打开么?”拐角处传来Saverin夫人的声音。

“额,可以。不过我应该不会穿。”Eduardo想起了什么,有些尴尬的说。

这边Saverin夫人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双漂亮的高跟鞋,她一眼就看出是Prada的夏季新款。

“这个是Alex送给我的礼物。”Eduardo的声音传来。

“我知道,他也送我一双,不过跟你的不同款式。”Saverin夫人笑了笑,有些惋惜的合上盖子,感叹那么疼爱妹妹的哥哥也是不了解女孩子的心思。随后她挑了一双很搭配Eduardo目前礼服的平底鞋回到女儿身边。

“我已经十个月没穿高跟鞋了,现在有点不习惯。”Eduardo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我猜出来了,至少你回家的日子里就没有穿过。”Saverin夫人把鞋子递给她。

“谢谢妈妈。”Eduardo接过鞋子,发现是平底鞋,感到那种小心思被看穿的害羞,她弯腰穿上,然后在镜子前打理自己的细节,比如面部表情,衣服褶皱,头发,站姿,说,“Mark——不是很高大,我作为女孩本来就太高了,若是像往常一样穿着高跟会给他压迫感。”

Saverin被她逗笑了,“你怕我会不喜欢他么?妈妈保证,只要你喜欢,妈妈就喜欢。”

Eduardo松了口气。

“而且,你若是喜欢高大强壮的男生,当初也不会出柜啊。”Saverin打趣。

“mom!”Eduardo抓着Saverin夫人的手,有点害羞。

“我女儿这么漂亮,他不喜欢你绝对是损失。”Saverin夫人看着眼前打扮精致面容漂亮的少女,作为母亲,绝对比自己漂亮还开心。

Donaldson先生是Saverin先生的商业伙伴,年长他几岁,也是地位崇高的商业名流,他的生日晚宴也是一场重要的社交活动。

Saverin先生带着妻女前去另一座城市Donaldson先生举办晚宴的六星酒店。

踏入宽敞华丽的大堂后,Eduardo觉得自己终于回到了正确的位置,熟悉的事物让她感到安心。

她与相熟的年轻一辈少爷小姐们打了招呼,又被介绍拥有相同地位以前却不认识的人,这就是社交。在宴会大厅转了一圈,又跟着父母前去祝福了Donaldson先生,Eduardo这才回到几个相处的较好的朋友身边。

“你的出现真是让人眼前一亮,Eddie。”一个高个子男生说。

旁边一个娇俏可爱的少女上前挽住Eduardo的手,“男人都是骗子,他每次都这么说,别信他。”

“Eddie每次都很漂亮。”高个子男生反驳。

“我刚刚听说一件好玩的事。”一个长相帅气的男生一脸神秘的说。

可爱的少女笑了,“你要是说Donaldson的小儿子Geen为了娶一个家境不好的女人而和他们家闹翻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

“哇哦~”Eduardo笑着感叹一下,她才刚到没多久,还没怎么跟他们聊天。

少女看了Eduardo一眼,“其实Donaldson有意让Geen娶你的,他很欣赏你。”

Eduardo尴尬的笑了笑,她毫不怀疑,如果自己性向正常,到了年纪后父亲肯定会找机会给自己相亲,Geen肯定是其中一员,无论是家世还是两家的关系都是很合适的。

周围几个男生也面露怪异的表情,即使是现代,商业联姻也很常见,虽然这些少爷小姐们都喜欢自由恋爱,但是如果对象是Eduardo,那真是一百个乐意,因为她各方面都太让人心动了。可惜跟她要好的几个人都知道她的性向,要保持良好的关系都不敢贸然追求。

Eduardo从路过的侍者手中托盘上拿了一杯饮料,“幸好没有,Geen这不就等来真爱了么。”

可爱少女嘟起嘴吧,“什么真爱,他是看那女人长得漂亮。”然后朝着一个方向瞥了一眼,声音带着酸味,“看,打扮的像个花孔雀,这是来示威的么?”

大家追着她的视线看去,果然看见了Geen和一位美丽的女士。

“比Geen年龄大还没钱没学历,Donaldson能同意才怪。”

“把这个留给他们家烦恼吧,看看你,他妈妈都没气成这样。”Eduardo打趣她。

“Eddie!”少女轻轻锤了一下她的肩膀。

“女士们,你们说完了吗?”刚刚的帅气男生一脸无奈,“我说的不是这个。是我刚刚听到的,唉,Donaldson先生可能命中跟儿女不合。”

几个人看向他,男生见取得了关注,这才继续一脸神秘的说,“我说的是他的女儿Sally,爱上了她的大学同学,一个穷小子。各方面考虑他也不能同意啊。”

几个人虽然觉得新奇,但也没有多大震惊,毕竟都二十一世纪了,年轻男女们谈恋爱一般都不看家世背景的。

“灰姑娘嫁给王子那是童话,千金小姐和穷小子是什么?狗血偶像剧?”

“那是阿拉丁好么!”

“阿拉丁还有神灯呢,而且他娶了公主以后就是国王。穷小子呢,吃软饭么?知不知道我们日常花销多大。”

“你这女人真可怕。”

“嘿,我才不是那样的人,但是长辈们就会反对啊,反正我是不敢,我超怕我父亲。”

Eduardo听着大家讨论这事,脸上微笑着,心中泛起惊涛骇浪,胃部抽搐。那个女孩说中了她心中的忧虑,她的父亲。

像他们这种有着荣耀及地位的家族,反而恪守着一些规矩,其中一项就是父权。在他们家,父亲是绝对威严的,而且她敬畏他,这就导致他们不像一般家庭的父女那样亲密。父亲对祖父也是,恭敬又严谨,少有父子那样的轻松感。其实不止他们家,很多大家族都是这样,有时加在身上的东西多了,亲情就少了。

Mark曾问她是不是有恋父情结,因为她遇到事情就说“我父亲会夸奖我”“我父亲很高兴”“父亲批评了我”。但其实不是这样,只是因为在她心中,父亲的地位极高,是榜样,也是追求,这跟她从小受到的教养有关。

换句话说,如果父亲不在了,那么大哥会代替那个位置。以后结婚了,无论她多么优秀多么厉害,丈夫都会成为她的主心骨,她的精神支柱。

所以就算在她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意时,她对Mark都是体贴入微,几乎有求必应,因为在她的潜意识里,父亲和哥哥不在,Mark就站在了那个位置。

但是现在,父亲的威慑力对她影响还是很大。而她知道,父亲一定不会喜欢Mark。Mark来自中产阶级的家庭或许会让父亲颇有微词,但是不会造成太大影响,只是Mark的性格,强势又倔强。跟她父亲特别相似。她认识Mark将近一年,就没见他对谁服过软——他的家人不算,虽然Eduardo觉得Mark经常敷衍他的妈妈,但是就Mark来说,简直是他做的最宽容的事了。

不难想象,Mark和父亲对上,两人立场相同还好,如果立场不同,一场战争必定在他们之间产生,至于有没有硝烟,那要看他们在什么地方起争执。

而以她父亲的性格,对Mark不满而刺他两句是肯定的,Mark爆炸也是肯定的,这就注定两人立场不同。

就算她跟Mark的事还没有头绪,现在想想也足够Eduardo为难了。

“Eddie?”少女扯了扯她的手臂,把Eduardo从自己幻想的世界中拉回现实。

她见大家都在看她走神,有点不好意思。

“你脸色不好。”高个子男生说。

Eduardo礼貌的笑着,“抱歉,有点饿。你们知道,为了穿礼服而没吃午饭。”

帅气的男生说,“我也有点饿,一起去拿点吃的吧。”

后来两人一起在自助餐长桌前挑选食物。Eduardo选了一些时令蔬菜和焗海鲜。

回过神来,发现盘子里多了一朵蓝色的鸢尾花。抬头看到男生在对着她笑,示意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夹子,然后把夹子放回原处——一个装满鸢尾花的水晶盘子里。

“蓝色鸢尾是称赞你素雅大方,你这么美丽的女孩怎么能没有鲜花相配。”

Eduardo垂下眼帘,假装欣赏鲜花,不去看男生热情的目光,嘴角是淡淡的笑容,“谢谢。”

随后她好像是无意间的问,“今天Donaldson先生的女儿来了吗?”

对方知道她说的是那个爱上穷小子的那个,不知道Eduardo怎么会对这个感兴趣,要知道她平时里基本上只听大家八卦,自己很少说的,“没来吧,据说跟家里人闹得很不愉快,如果不是还在上大学,早就私奔了。”

其实……私奔也不错。

Eduardo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男生还以为自己的话把她逗笑了,便更加卖力的说起来

Eduardo耐心的听着,直到两人回到朋友们身边才换了话题。帅气的男生一直在偷偷观察她,发现她直到吃完食物,把盘子交给侍者,都没碰一下那朵花,有点失落。

蓝色鸢尾,花语,暗中仰慕。

Saverin夫人没想到,Eduardo回来后好像更加郁闷了。而且第二天跟她说她要去追飓风。

Saverin夫人很担心,“你现在的状态可以吗?”

“我三天后出发去佛州,我会跟着专业小组,请您放心。这几天会调整心理和身体状态的。”

“可是……”

“拜托,妈妈,我在家会想东想西,出去会好一些。”

她是真的受够了憋在家里的日子,也发现社交活动不是一个好的散心方式,反而让她想的更多。之前她只烦恼Mark的女朋友,或是怎么和Mark在一起,去了一次宴会,她又开始烦恼父亲和Mark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怎么办,连饭都吃不下了,这样下去可不行。

她要去追寻刺激,要去拥抱大自然。见证了天地的宽广,自然的瑰丽,就会发觉人类是多么渺小,烦恼是多么不值一提。

Saverin夫人还是同意了,她觉得自己女儿可以。

Eduardo本想打电话跟Mark说她要去追飓风,但是拿起电话后她又犹豫了,Mark现在有女朋友,自己跟他这样亲近肯定不合适,如果换一下位置,她是Mark女朋友,有亲近的女生给他打电话,自己肯定不乐意。

她叹气,慢慢来吧,她可以等。

对于Mark来说,时间过得很快,眨眼间就开学了,他的舒坦日子到头了。

Eduardo还是抵不住思念,回到学校后立刻来到H33,门开着,她直接进去了。Mark还是老样子,一头卷毛,一脸冷漠,宽大的卫衣,灵活的敲打键盘,好像任何人都不能进入他的世界。这熟悉的一切让她感动,她忍不住从后面抱住Mark,把专注的Mark吓了一跳。

“Wardo?”Mark摘下耳机,扭头看她。

Eduardo用脸颊蹭了蹭Mark的卷毛,“好久不见,Mark,我真想你。”

背上贴着的两坨肉让Mark心猿意马,淡淡的哦了一声。

Dustin捧着薯片走进来时就看到这样一番景象:Eduardo一脸幸福的抱着Mark,那表情就像吸猫成瘾的患者终于吸到梦寐以求的猫,而被抱着的Mark强装镇定的样子就像一个被少女勾引的春心泛滥的神父,一面要保持自己的贞洁,一面又恨不得扑上去,表情控制的很微妙。

一定是我进门的放式不对。

Dustin倒退着走出去,想了想,怦的一下关上了门,又从外面打开,再走进来时,两人已经分开了,一起看向他。

Eduardo温柔的打着招呼,“好久不见,Dustin。”

Dustin笑着回应,心里松了口气,这样才对嘛。

“有带什么好吃的么?”

“当然,一些佛州特产,我去那里追飓风去了。”Eduardo从背包里拿出准备好的礼物,偷偷看了Mark一眼,见Mark也在看着礼物,有点失落。

Dustin拆开自己的,见里面是蔓越莓干和蓝莓干,开心的往嘴里扔,“酷!真羡慕你,假期生活这么丰富,我这个暑假就与Mark和编程为伴,等等,我刚刚是不是说了两个同义词?”

Eduardo笑了起来。

Mark没好气的看着他,“Dustin说什么我都原谅他,没有他哪来的女朋友。”

Dustin被呛了一下,Eduardo的笑容也凝固在脸上。

“咳,恭喜你啦,Mark。”Eduardo笑着拍了一下Mark的肩膀。

“你已经说过了。”

“……”Eduardo干笑着,“时间太久我忘记了哈哈哈……”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Dustin觉得自己没眼看了,Mark为什么这么热衷于把话聊死。

接着Eduardo转移话题,Dustin配合她,气氛才重新热络起来。

后来Mark去上厕所,Eduardo轻声问,“Dustin,喜欢一个人很辛苦吗?”

Dustin见她这样有点不忍心,叹气,“别人我不知道,反正喜欢Mark一定很辛苦。”

她看似随意的问,“Erica怎么样?你见过么?”

“见过,”Dustin抓抓头发,“她挺好的,Mark真是命好,总能遇到对他好的人。”

“这样啊。”Eduardo有点失落。

Dustin很为难,Eduardo和Mark,一个喜欢女孩,一个有女朋友,按理来说是不会在一起的,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但是这两个人怎么总在他面前表现出一副苦恋不成被抛弃的样子!想让自己撮合么?拜托,一句话的事,他Dustin为朋友两肋插刀,可是,光这么暗示有什么用,他情商不高,怕自己会错意啊喂!

Dustin深知多说多错,拼命往嘴里塞薯片。Eduardo无奈的摸摸他软软的头发。

其实,时间也不像Eduardo认为的那么难熬。开学后她很忙。她有学习和投资协会要忙,此外还有社团,社交,户外运动,业余爱好。充实的生活让她很少有时间去想一些糟心事。

闲暇时去H33,见到的大家也还是原来的样子,正如她所想,交了女朋友也没有改变Mark的生活方式,Mark还是那个Mark,“Mark的女朋友Erica”更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名词,影响不了他们,只是Eduardo不再留宿H33而已,而且她相信,她早晚会回去的。

时间匆匆而过,到了秋季,Eduardo跟Mark已经认识一年多了,十月份之后,她每天都在数日期,盼着两人赶快分手,她想信自己的算法不会出错。

这天Eduardo带着食堂打包的晚饭去H33,却没见到Mark。

“Mark呢?”

Dustin饿的两眼冒星,只顾着嘟囔,“炸鸡块,炸鸡块……”飞快的拆开包装开始吃。

Chris拿着什么东西走进来,“他去约会了。”

Eduardo愣了一下,淡淡的应了一声,情绪被失落占满。

“Eddie……”Dustin两颊鼓鼓的。

Eduardo笑着说,“你慢点吃,别噎到。我先回去了。”然后就快步离开了,背影有着一丝狼狈。

Chris看了Dustin一眼,Dustin说,“看我干什么,她喜欢的又不是我,你还跟她说Mark去约会了……”

“你这样故意回避才让人家尴尬好吗。”

Dustin无话可说。

另一边,饥渴学子酒吧。

服务生为Mark和Erica端上饮品。Mark喝了一口,看着对面的女朋友,想了一个话题,

“你知道吗,中国人里拥有高智商的人比美国任何一个种族的人都多。”

—tbc—

【贱虫】假孕 (4)(pwp nc-17)

梗源+预警

————————————————————

第四章

————————————————————

超链接太麻烦了,不贴前面章节的链接了( ´_ゝ`)

当初复联三预告刚出时,看阿灭日天日地,逮谁削谁,网上一片骂声。我却一眼就被小蜘蛛萌到了,怎么被怼到石头里都这么可爱ớ ₃ờ

当时就脑补的小猫咪被怼在沙发上的样子,连挣扎都一毛一样。

p3是情敌梗。说要拆肋骨不是要拆死亡的骨头,是把灭霸的肋骨(死亡女神)拆下来(抢走)

p4~p7 阿灭怼蛛四连

——————————————————

(不会上色,配色简直辣眼睛,还是草稿好一些( ´゚ж゚` ))

救命啊,大半夜看到这张图差点笑疯!

一个氢气球要不要这么猥琐!真的是卖给小孩的么?不能换个位置充气啊!

蜘蛛侠看了想打人(`皿´#)

而且不知道会不会被屏蔽,虽然这只是一张关于卡通造型的氢气球的图而已。。。